韩寒经典语录摘抄大全

时间:2017-12-12 编辑:灵玲 手机版

  不漂亮的女孩子撒娇成功率其实比漂亮女孩子要高,因为漂亮女孩子撒娇时男的会忍不住要多看一会儿,再在心里表决是否值得;不漂亮的女孩子撒的娇,则像我国文人学成的西方作家写作手法,总有走样的感觉;看她们撒娇,会有一种罪恶感,所以男的都会忙不迭答应,以制止其撒娇不止。

  有精神的人死后,精神不死;同种道理,有钱人死后,钱不死;沈万三的钱引得中外游人如织,沈厅里的人口密度正教人认识计划生育的重要性。

  和女性争辩是不明智的。无论这个女性是不是明智。

  街上美女很少,因为这年头,每天上一次床的美女比每天上一次街的美女多。举凡女孩子,略有姿色,都在大酒店里站着;很有姿色,都在大酒店里睡着;极有姿色,都在大酒店经理怀里躺着。偶有几个清秀脱俗的,漫步走过,极其文静。

  一个男子失恋以后,要么自杀,要么再恋一次爱,而第二次找对象的要求往往相近于第一个,这种心理是微妙的,比如一样东西吃得正香,突然被人抢掉,自然要千方百计再想找口味相近的--这个逻辑只适用于女方背叛或对其追求未果。若两人彼此再无感情,便不存在这种"影子恋爱",越吃越臭的东西是不必再吃一遍的。

  漂亮姑娘难道一定要跟穷人在一起,世界才好看?

  看来名气就仿佛后脑勺的头发,本人是看不见的,旁人却一目了然。

  男人挑女友绝不会像买菜那么随便,恨世上没有人汇集了西施的面容,梦露的身材,林激因的气质,雅典娜的智慧--不对,雅典娜的智慧是要不得的,哪个女孩子有了这种智慧,男人耍的一切花招都没用了。

  所谓的正书,乃是过了七月份就没用的书,所谓闲书,乃是~辈子都受用的书。"

  思想品德不及格,总比没思想好。

  小学偶像是比赛的对手,中学的偶像还说要起诉我。

  我很期待,有个实力相当的人,好好来骂我。

  你身在江湖,但江湖上一直没有你的传说,这也挺惨的。

  如果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外汇储备都拿人民币来衡量,那我们就不用学习英语了,至少不用学习到那么辛苦了。

  真理往往是在少数人手里,而少数人必须服从多数人,到头来真理还是在多数人手里,人云亦云就是这样堆积起来的。第一个人说一番话,被第二个人听见,和他一起说,此时第三个人反对,而第四个人一看,一边有两个人而一边只有一个人,便跟着那两个人一起说。可见人多口杂的那一方不一定都有自己的想法,许多是冲着那里人多去的。

  我这辈子说得最让人无从反驳的话就是被子不用叠--本来就是要摊开睡的--然而这也是第一个被人反驳掉的。懂么,这就是规矩。我们之所以悲哀,是因为我们有太多规矩。

  如果现在这个时代能出全才,那便是应试教育的幸运和这个时代的不幸。如果有,他便是人中之王,可惜没有,所以我们只好把"全"字人下的"王"给拿掉。时代需要的只是人才。

  现在教育问题是没有人会一丝不挂去洗澡,但太多人正穿着棉袄洗澡。

  潮流是只能等不能追的,这和在火车站等候火车是一个道理,乖乖留在站上,总会有车来,至于刚开走的车,我们泛泛之辈是追不上的。

  痛恨一个人四年比喜欢一个人四年更加厉害。喜欢只是一种惯性,痛恨却需要不断地鞭策自己才行

  我生性不爱受困,常常违反班规,班主任常罚我抄班规20遍,我只好三支笔一起握。我常对人说,我的一手好字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数理化语文英语全很好,音乐体育计算机都零分,连开机都不会,我还是一个优等生。但如果我音乐体育计算机好得让人发指,葡萄牙语说得跟母语似的,但是数学英语和化学全不及格,我也是个差生

  我的小说主人公基本上没干什么事,就这么混混沌沌过着。这就是生活。为什么一定要高于生活?

  我们有理由相信,建立在爱情上的爱情是短暂的,因为爱情本身是短暂的;而建立在金钱上的爱情是永远的,因为金钱是永远的。

  将一句话谨献给所有正春风得意或秋风不得意的人们,非常平凡,但你一定要坚信自己:我是金子,我要闪光的。

  到今年我发现转眼已经四年过去,而在序言里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因为要说的都在正文里,只是四年来不管至今还是喜欢我的,或者痛恨我的,我觉得都很不容易。四年的执著是很大的执著,尤其是痛恨一个人四年我觉得比喜欢一个人四年更加厉害。喜欢只是一种惯性,痛恨却需要不断地鞭策自己才行。无论怎么样,我都谢谢大家能够与我一起安静或者飞驰。

  我发现我喜欢在书里感叹"多少多少年过去了"。因为我有一个丝毫没有新意的发现,时间的过去真的是很快。在我参加赛车的三年以及之前准备的两年,在我记忆只是一个拼命想往前跑的一个过程。所有能叫被叫做过程的,都是短暂的。

  我是很不喜欢被人拍的,就喜欢自己拍,但又不喜欢拍自己。虽然自己了解自己,但总是拍不好看,要不就是笑的特猥琐,要不就是严肃的特装逼。

  记得以前有一次,一记者劈头就问我一句,您是如何理解"宽容和生命"的。我就楞了半钟头。今天的采访说着说着就拧上了,开始兜圈圈,大概兜了半小时圈圈,他突然深情的望着我,说,您可真像徐静蕾。我一口水差点喷他脸上。他继续回忆,说,1999年的时候做过徐静蕾一个采访,当时就感觉不能沟通,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我想,您怎么连25岁的徐静蕾都搞不定.

  郑渊洁说,他要写搏客20年,点击量上亿。这志向很远大,而且很难,需要多方面配合,20年,就算郑渊洁健在,新浪也不一定健在。

  还有一阵子觉得如果学会一乐器,那多么牛逼,能边演奏边唱,不幸,我鬼使神差,大脑抽筋加上经济限制,居然选择了口琴,学了半天才发现,这玩意根本不能就边吹边唱,一度情绪低落。 (哈哈,相同经历)

  一个钢琴弹的不错的朋友说,教我弹钢琴,我说算了。朋友说没关系,可以强行记一两个歌就行了,比如两只老虎和两只蝴蝶什么的,我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一件事,弄得一知半解最没意思,要么就做一出场别人就全歇了的那种,要么还是观赏别的强人得了。如果搞半天,让人知道我会弹钢琴,但只会弹四只动物,那也太难为情了。

  我们要承认,有些事情,某些领域,的确不适合自己做,并且要有"老婆,和牛魔王出来看上帝"的谦逊认输品格。

  我本人喜欢的是一个电影说一个情绪,哪怕它再小。某些大导演,自不量力,老企图在电影里探讨深刻的哲学问题,什么命运啊信任啊,还要扩及到全人类,乃至挖掘到远古时代。其实,人类的问题都是因人而异。这世界上存在肤浅,但不存在深刻。

  你觉得他是这样,结果他是那样,你觉得自己是那样,结果自己不是那样,这样,生活有点异样,但是没有变样,自己还那么小样,没忘记人家的模样,结果都是一样。

  在想,我们的大导演,是不是很多时候没有爱情了,很多时候没有被感动了。多年没有被感动的人,如何能拍出一个感动别人的片子呢?除了片子里的演员互相"我被你感动了"以外,我看的一头雾水。还是没有想象力啊。

  奇怪的大才子张洪量,写的歌好听极度好听,难听的绝对难听。有朋友说,丫的声音整个一纵欲过度。我另外一个朋友说,莫文蔚的声音绝对也是纵欲过度。终于,这两个纵欲过度的声音凑一起了,唱了一首反映都市男女纵欲过度的歌,广岛之恋。女声部很不好唱。男声部很简单。我就没见到一个能唱好女声的。就像这歌词要表达的内容一样,男人的舒坦,女人的悲惨。

  我从来觉得,喜欢和爱是相同的感情,就如同爸爸和爹是相同的一样。没有理由觉得喜欢是浅而爱是深。

  如果隔岸观火,说不定还感觉温暖,如果烧的是你仇人家,那更加温暖。如果飞蛾扑火,八成就是不好结果,扑准了,给烧死,扑大发了,把火灭了。

  爱情这东西,死活是个死,生活这东西,死活都得活,这两个东西一凑合,只能折腾的半死不活。

  我身边有朋友说,此人过气了。我想,对于音乐,对于文学,对于电影,难道一直在蹦哒又不自己做事情的家伙就叫当红,而安心做自己的事情的人就叫过气?

  警察很多时候是圈养的土匪,打个比方,坏蛋是狼,警察就是雪橇犬,上司就是主人,法律就是北京市宠物管理条例,括弧还是草案。

  善恶到头终有报,报应全是死翘翘.

  科技凝固了瞬间,快门凝固了狗脸。

  低级趣味也是趣味,娱乐自己始终不易。

  世界上逻辑分两种,一种是逻辑,一种是中国逻辑。

  什么坛到最后也都是祭坛,什么圈到最后也都是花圈。

  权力高于你尽全力捍卫的权利。

  大部分的现代诗其实就是把一篇三流散文拆成一句一行写,而所谓比较大师的或者先锋的就是把一篇三流散文每句句子的顺序捣乱了再拆成一句一行写

  所谓压力大,学习苦,名额少,全是老百姓的事情,有钱有权的人,从没有说过教育有什么不好,因为这完全是他们所不能体会的东西。

  现在的考试好比中国的足球,往往当事人还没发愁,旁人却替他们忧心忡忡惶蘧不已。该努力的没努力,不该努力的却拼了命的努力。

  这种发行量大的报纸又没人看,还是上头强要摊牌订阅的,为官的只有在上厕所时看,然后草纸省下许多--不过正好,狗屁报纸擦狗屁股,也算门当户对。

  九十年代女中学生的文章仿佛是个马厮,里面尽是黑马王子和无尽的青梅竹马。

  典型不是一万个人里面一个代表,而是一万个人里面只有那么一个。

  前几年考重点高中成风,现在已经成疯。

  规矩其实是温饱以后的消遣,温饱都不能了,还要规矩吗。

  一个医生可能一辈子称不上医学家,但一进医院就意味着你是书法家。

  把这个谎说得像用圆规绘出来的。

  还未练成一颗比张衡地动仪更敏感的心。

  任何失恋的女人一样,要么一生不嫁,要么嫁得飞快。

  刚来这阵子我负责写校园纯情美文之类的东西,老枪在做一个余秋雨的。因此老枪痛苦得无以复加,改写琼瑶的东西时,都成这样:

  盗版的东西就是好,能把不是一个唱片公司的人凑在一起

  一切都不会出意外,只是多了一点波折。而那些波折却让我们痛苦不堪。

  新华书店,那里常年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道:最近新书--红楼梦

  有句话说"爱情是女人最好的化妆品",这话其实不对,爱情没这威力,爱情只是促使女人去买最好的化妆品,仅此而已。

  现在大多家庭的厨房像是女厕所,男人是从不入内的

  不漂亮的女孩子撒娇成功率其实比漂亮女孩子要高,因为漂亮女孩子撒娇时男的会忍不住要多看一会儿,再在心里表决是否值得;不漂亮的女孩子撒的娇,则像我国文人学成的西方作家写作手法,总有走样的感觉;看她们撒娇,会有一种罪恶感,所以男的都会忙不迭答应,以制止其撒娇不止。

  有精神的人死后,精神不死;同种道理,有钱人死后,钱不死;沈万三的钱引得中外游人如织,沈厅里的人口密度正教人认识计划生育的重要性。

  和女性争辩是不明智的。无论这个女性是不是明智。

  街上美女很少,因为这年头,每天上一次床的美女比每天上一次街的美女多。举凡女孩子,略有姿色,都在大酒店里站着;很有姿色,都在大酒店里睡着;极有姿色,都在大酒店经理怀里躺着。偶有几个清秀脱俗的,漫步走过,极其文静。

  一个男子失恋以后,要么自杀,要么再恋一次爱,而第二次找对象的要求往往相近于第一个,这种心理是微妙的,比如一样东西吃得正香,突然被人抢掉,自然要千方百计再想找口味相近的--这个逻辑只适用于女方背叛或对其追求未果。若两人彼此再无感情,便不存在这种"影子恋爱",越吃越臭的东西是不必再吃一遍的。

  漂亮姑娘难道一定要跟穷人在一起,世界才好看?

  看来名气就仿佛后脑勺的头发,本人是看不见的,旁人却一目了然。

  男人挑女友绝不会像买菜那么随便,恨世上没有人汇集了西施的面容,梦露的身材,林激因的气质,雅典娜的智慧--不对,雅典娜的智慧是要不得的,哪个女孩子有了这种智慧,男人耍的一切花招都没用了。

  所谓的正书,乃是过了七月份就没用的书,所谓闲书,乃是~辈子都受用的书。"

  思想品德不及格,总比没思想好。

  小学偶像是比赛的对手,中学的偶像还说要起诉我。

  我很期待,有个实力相当的人,好好来骂我。

  你身在江湖,但江湖上一直没有你的传说,这也挺惨的。

  如果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外汇储备都拿人民币来衡量,那我们就不用学习英语了,至少不用学习到那么辛苦了。

  真理往往是在少数人手里,而少数人必须服从多数人,到头来真理还是在多数人手里,人云亦云就是这样堆积起来的。第一个人说一番话,被第二个人听见,和他一起说,此时第三个人反对,而第四个人一看,一边有两个人而一边只有一个人,便跟着那两个人一起说。可见人多口杂的那一方不一定都有自己的想法,许多是冲着那里人多去的。

  我这辈子说得最让人无从反驳的话就是被子不用叠--本来就是要摊开睡的--然而这也是第一个被人反驳掉的。懂么,这就是规矩。我们之所以悲哀,是因为我们有太多规矩。

  如果现在这个时代能出全才,那便是应试教育的幸运和这个时代的不幸。如果有,他便是人中之王,可惜没有,所以我们只好把"全"字人下的"王"给拿掉。时代需要的只是人才。

  现在教育问题是没有人会一丝不挂去洗澡,但太多人正穿着棉袄洗澡。

  潮流是只能等不能追的,这和在火车站等候火车是一个道理,乖乖留在站上,总会有车来,至于刚开走的车,我们泛泛之辈是追不上的。

  痛恨一个人四年比喜欢一个人四年更加厉害。喜欢只是一种惯性,痛恨却需要不断地鞭策自己才行

  我生性不爱受困,常常违反班规,班主任常罚我抄班规20遍,我只好三支笔一起握。我常对人说,我的一手好字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数理化语文英语全很好,音乐体育计算机都零分,连开机都不会,我还是一个优等生。但如果我音乐体育计算机好得让人发指,葡萄牙语说得跟母语似的,但是数学英语和化学全不及格,我也是个差生

[韩寒经典语录摘抄大全]相关文章:

韩寒经典语录摘抄大全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