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锁记》经典语录

时间:2017-12-04 编辑:guifeng 手机版

  他不是个好人,她又不是不知道,她要他,就得装糊涂,就是忍受他的坏。她为什么要戳穿他?人生在世,还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归根究底,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张爱玲《金锁记》

  隔着璃窗望出去,影影绰绰乌云里有个月亮,一搭黑,一搭白,像个戏剧化的狰狞的脸谱。一点,一点,月亮缓缓的从云里出来了,黑云底下透出一线炯炯的光,是面具底下的眼睛。天是无底洞的深青色。

  ——张爱玲《金锁记》

  隔着三十年的辛苦路往回看,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带点凄凉。

  ——张爱玲《金锁记》

  逍遥未遂

  长安觉得她是隔了相当的距离看着太阳的庭院,从高楼上望下来,明晰,亲切,然而没有能力干涉,天井,树,曳着萧条的影子的两个人,没有话,不多的一点回忆,将来是要装在水晶瓶里双手捧着看的,她的最初的也是最后的爱。

  ——张爱玲《金锁记》

  七巧眼前仿佛挂了冰冷的珍珠帘,一阵热风来了,把那帘子紧紧贴在她脸上,风去了,又把帘子吸了回去,气还没透过来,风又来了,没头没脸包住她——一阵凉,一阵热,她只是淌着眼泪。

  ——张爱玲《金锁记》

  一阵风过,窗帘上的绒球与绒球之间露出白色的寒天,屋子里暖热的黑暗给打上了一排小洞。

  ——张爱玲《金锁记》

  他穿过砖砌的天井,院子正中生着树,一树的枯枝高高印在淡青的天上,像磁上的冰纹。长安静静的跟在他后面送了出来,她的藏青长袖旗袍上有着淡黄的雏菊。她两手交握着,脸上显出稀有的柔和。

  ——张爱玲《金锁记》

  晴天的风像一群白鸽子钻进他的纺绸裤褂里去,哪儿都钻到了,飘飘拍着翅子。

  ——张爱玲《金锁记》

  院子正中生着树,一树的枯枝高高印在淡青的天上,像瓷上的冰纹。

  ——张爱玲《金锁记》

  他现在知道精神与物质的界限不能分得这么清。言语究竟没有用。久久的握着手,就是较妥帖的安慰,因为会说话的人很少,真正有话说的人还要少。

  ——张爱玲《金锁记》

  年轻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老年人回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比眼前的大,圆,白。然而隔着三十年的辛苦路望回看。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带点凄凉。

  ——张爱玲《金锁记》

  三十年前的月亮早已沉了下去 三十年前的人也死了 但是三十年前的故事还没完——完不了

  ——张爱玲《金锁记》

  我们也许没赶上看见三十年前的月亮,年轻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应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纸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老年人回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圆,白,然而隔着三十年后的辛苦路往回看,再好的月亮也不免带点凄凉。

  ——张爱玲《金锁记》

  归根究底,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张爱玲《金锁记》

  言语究竟有没有用?久久地握着手就是较妥帖的安慰。因为会说话的人很少,真正有话说的人还要少。

  ——张爱玲《金锁记》

  敝旧的太阳弥漫在空气里像金的灰尘,微微呛人的金灰,揉进眼睛里去,昏昏的。街上小贩遥遥摇着拨浪鼓,那瞢腾的“不愣登……不愣登”里面有着无数老去的孩子们的回忆。

  ——张爱玲《金锁记》

  不大的一棵树,稀稀朗朗的梧桐叶在太阳里摇着像金的铃铛。

  ——张爱玲《金锁记》

  敝旧的太阳弥漫在空气里像金的灰尘,微微呛人的金灰,揉进眼睛里去,昏昏的。

  ——张爱玲《金锁记》

  长安悄悄的走下楼来,玄色花绣鞋与白丝袜停留在日色昏黄的楼梯上。停了一会,又上去了,一级一级,走进没有光的所在。

  ——张爱玲《金锁记》

  三十年来她带着黄金的枷。她用那沉重的枷角劈杀了几个人,没死的也送了半条命。

  ——张爱玲《金锁记》

《金锁记》经典语录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