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堡垒 经典语句

时间:2016-09-21 编辑:weixiao 手机版

  所谓离别,大概就是这样的吧?往日的阳光,风和雨露,那些画面都像电影一样闪动,你想要放弃和你想要忘记的,一切都重新变得那么美丽。你不喜欢是不是?那么它永远不会再看到了。你开心么?

  ——江南《上海堡垒》

  你知道有些东西你看了会后悔,因为看了你就无法遗忘。

  ——江南《上海堡垒》

  如果她不喜欢你,那么无论你做什么,都是错的。

  如果她不喜欢你,那么你给她发短信就不是关心而是骚扰而已,哪怕你其实两三天才偶尔发那么一条。

  如果她不喜欢你,那么你穿过半个城市去看她也不过是打扰了她原本应该休息的时光。

  如果她不喜欢你,那么你写了那么多给她的文字其实最后你也只是感动了你自己而已。

  如果她不喜欢你,那么,无论你做什么,她真的都很难都再喜欢你了。真的。

  如果她不喜欢你,那么除了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更加强大以外,真的没有别的办法让自己好过一些。

  如果她不喜欢你,那就真的没办法。

  ——江南《上海堡垒》

  我爱你?一生能对几个女人说几次?说了能维持多久?说了那个后果你怕不怕?你要去抓她的手么?也去抓她的任性她的眼泪她的理想她的初恋情人她将来的情人她一蹬腿弃你而去的悲哀?

  ——江南《上海堡垒》

  世界上是有两万人是你第一次见面就会爱上一辈子的,但你一辈子都可能遇不上一个。

  ——江南《上海堡垒》

  可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不舍得的呢?本来不是你的,也就无所谓失去了,还搞得那么悲伤的。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贱,总是想着回头回头再回头,仿佛再看一下就会有奇迹发生。可事情已经是那样的,该尝试的已经尝试过,该发生的已经成为过去,这个结果你不喜欢,可是你只有接受,多看一眼有什么用呢?相信你自己的眼睛,你不可能骗自己到死。

  ——江南《上海堡垒》

  世界上不是所有的爱情都有解。

  面对死结,谈何希望?

  如果它恰好是场悲剧,那么他的悲伤在故事开始时就已经注定。

  有些故事仿佛注定,不是因为偶然,也不是因为错过,而是因为一个解不开的结。

  -

  ——江南《上海堡垒》

  其实女人很复杂也很简单的,你打动她一次,让她觉得安全,就足够了。

  ——江南《上海堡垒》

  自由是什么呢?真的自由,你就飞了,好象世界上只有一个点让你起飞,你飞到空气里,未必能找到路飞回来.

  ——江南《上海堡垒》

  你小时候是不是那种不太和群,很寂寞的小孩?其实人有的时候一辈子都长不大,你小时候喜欢在别人找不到的地方看星星,长大了也还是偷空瞅一眼夜空。

  ——江南《上海堡垒》

  "不过你要明白,再怎么,也不过是两万分之一的爱情。”老大的声音慢慢淡了下去,也冷了下去,”世界上还有19999个人,你应该爱的,你根本都没遇上。还有更多倒霉蛋,也就是长到年纪差不多了,娶一个人,嫁一个人,吵架打架生孩子,就这么过去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老大最后说。

  ——江南《上海堡垒》

  “当男人也很衰啊,你想想要是你是一个男人,年轻的时候不顾一切的喜欢一个女人,费尽心机要跟她在一起。要是追到了,看着她渐渐地变老,鸡皮鹤发了,走在菜市场里面,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那么发疯的喜欢她。要是追不到,就更惨,直到她鸡皮鹤发了,还是喜欢她,可是就那样还是离自己很远。在菜市场里相遇,老眼里面恨不能滴下泪珠来,也不能上去拉个手什么的。”我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只是心里一动,就这么说了。

  “反正是你们自己的选择。”

  “真是我们自己选的吗?”我反驳,“喜欢谁有时候是偶然的吧?”

  ——江南《上海堡垒》

  你找了一个狐狸样聪明的女人,你还想骗他?你只是不小心某个瞬间感动了她,所以她收敛了她眼睛里的那些妧媚与骄傲,宁愿安安静静的变老。

  ——江南《上海堡垒》

  “凝结的时间,流动的语言,

  黑色的雾里,有隐约的光。

  可是透过你的双眼,会看不清世界,

  花朵的凋萎,在瞬间。

  啦——

  你是凝结的时间,流动的语言,

  黑色的雾里,有隐约的光。

  可是透过你的双眼,会看不清世界,

  花朵的凋萎,在瞬间,

  而花朵的绽放,在昨天。”

  ——江南《上海堡垒》

  你可以偶尔发个疯,但是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你只是个小人物,难得能够做件大事,要珍惜这个机会。死一个人并不重要,自己死了也不重要,可是有些事情不能逃避,树要发芽人要长大啊。

  ——江南《上海堡垒》

  真是一个笨蛋男人,这么虚弱啊,最后的关头是不是还想在喜欢的女孩的声音里寻找一点安心?可是我又能给她什么呢?我真的帮她做过什么么?杨建南至少还可以帮她擦擦餐具,给她一枚订婚戒指,和一次对整个上海外空间防御指挥部宣告的盛大婚礼。呵呵,我爱你……很难说啊,要资格的。

  ——江南《上海堡垒》

  不能追溯了,应经过去那么多年,你只能循着弦声的余韵去推敲过去的事情,而过去那些事情已经水一样地化去,渐渐变成苍苍白白的一片。

  我真的只是个算泡泡的,算不懂人心,尤其是女孩的心。一辈子最没自信的就是猜测女人心。

  ——江南《上海堡垒》

  这个世界上有两万人是你看一眼就会爱上的 但是你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遇见一个,而有的人呢会一次遇见不止一个。

  ——江南《上海堡垒》

  据说一个人在世界上合适跟他在一起的有两万个人,听说过没有?”老大说。

  “没有。”我看着他的背影。

  “报纸上看的。其实你遇见这两万个人里的任何一个,也许都会发了疯一样爱上她。可惜很多人一辈子都未必会碰见一个那样的人,也有的人运气更差,一下子碰见不止一个。”老大悠悠地说,“碰上了就碰上了吧,喜欢一个人,没办法的事,军事法庭都挡不住。就让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你喜欢谁没办法。”

  ——江南《上海堡垒》

  我爱你?一生能对几个女人说几次?说了能维持多久?说了那个后果你怕不怕?你要去抓她的手么?也去抓她的任性她的眼泪她的理想她的初恋情人她将来的情人她一蹬腿弃你而去的悲哀?我望着落地窗外的天空出神。

  “教你个乖——其实女人很复杂也很简单的,你打动她一次,让她觉得安全,就足够了。”

  ——江南《上海堡垒》

  其实所有的女孩最后都会长成女人,区别之在于是在你手上长成,还是在别人手上。

  ——江南《上海堡垒》

  我没有说话,看见紫光映在她的脸上,她的脸辉然如同玉石,眸子中流动着一种异样的神采,像是看见天国的孩子。

  “很多年以后,孩子会记得这个时代的。

  再没什么时代天空这么美了,紫色的流星落下来,紫色的大丽花盛开、破碎,它的花瓣像是紫色的水向着四面八方奔流,熄灭的时候像是烛火在强风来的一瞬间,如果那时候人类还存在的话……”林澜轻声说着,慢慢低头,她长长的睫毛压着,眸子里有流动的光,像是就要流淌出来。

  这个瞬间,林澜身上有种让人窒息的美丽,她距离我只有30厘米,而她是一个影子,站在天边极遥远的地方。

  我想起她问我的话:是否你也曾是一个孩子,不合群,寂寞地在一个角落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我垂下眼睛,可是已经晚了。

  这条短信在中国移动的信号台之间穿梭,找不到它的目的地,就像是永不消逝的电波,穿行在空无一人的城市里。我想象着在那个沉眠于地下的城市里,那条短信是个虚无飘渺的女孩,有的时候她会升上泡防御界面的顶端,隔着那层透明的东西,看着紫色的大丽花盛开,而后低头俯视空无一人的城市;夜晚到来的时候,路灯还是在程序控制下唰唰唰地都亮了,她站在路灯下,哼着我听不懂的歌。

  ——江南《上海堡垒》

  我久久蹲在那里,想我最近读的书。《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茨威格的小说,大学的时候就看过,如今再翻出来。过了那么多年你是否还记得那只旧花瓶,记得上面盛开的白色的玫瑰花,没有一双手在你生日的时候为它换上新的花,瓶子上落满灰尘。

  很久以后你去了斯德哥尔摩,在那个只有黑白和灰色的咖啡馆里坐下,喝了侍者送上的咖啡,液体苦涩地漫过你的舌根,你的眼泪落了下来。

  一个永远都在守望和根本就没希望的女人,她的魂魄在很多年之后再去寻找这个男人,像是一个漂浮在空气中无可倚靠的幽灵。弹着那些时间和事件的弦,塞壬唱着蛊惑的歌。

  我想着林澜的笑容,想着她对我大喊,想着她在人群里面低着头,想着我们说过的许许多多的漫无边际的话,我以为我可以从中整理出什么线索,可是

  ——江南《上海堡垒》

  真是见鬼,我心里嘀咕。遇上这个女人,一定是个劫数,我记得我大学时候可以为饭里的沙子跟食堂大师傅从门里揪打到门外,也算一个很直接的人。可是我每次遇见林澜,都是一个心情,无声无息的,很安静。我承认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我一直觉得这个女人的存在困扰我很厉害,可惜每次听到她的声音看到她的短信听见她走路时候低低地哼着歌,我的一切的躁动不安也就烟消云散。

  不管怎么样都好吧,只要这个女人还在我的生活里……

  ——江南《上海堡垒》

  大猪在他的Blog里说,我最喜欢的三部电影是《搏击俱乐部》,因为它讲述了永存男人心中的愤怒;是《激情岁月》,因为它讲述了永存男人心中的飘离:是《离开拉斯维加斯》,因为它讲述了永存男人心中的无可奈何。

  ——江南《上海堡垒》

  我放下电话拿起手机。有一条新的短信。“江洋,我不打给你了。明天下午1:45,坐最后一班穿梭机走,机票在我储物箱里,密码是我的生日。我已经被安排任务,下午4:45,上海沉没。”短信的末尾写着日期:“2006年7月15日,22:19。”我呆呆地坐在那里,感觉有种东西从手机里往外面渗透,像是梅杜莎的目光,她穿越了十几年时光看着我,我被石化了,我不敢动,我动了我就会崩溃,浑身唰唰地往下掉石粉。

  ——江南《上海堡垒》

  战地记者以沉痛而欣慰的语气总结说,在长达14年的第一次恒星际战争中,支撑地球60万亿亿吨重量的,并非牛顿的万有引力,而是爱和希望。

  ——江南《上海堡垒》

  可是透过你的双眼,我看不清世界。

  ——江南《上海堡垒》

《上海堡垒 经典语句》相关文章:

1.上海堡垒 经典语句

2.电影《大上海》经典台词

3.周立波经典语录

4.周立波海派清口经典语录

5.2016周立波经典语录大全

6.《恋爱中的城市》经典语录

7.恋爱中的城市经典语录

8.韩寒经典语录

9.围城经典语录

10.一句话经典搞笑语录,搞笑中带点真理

上海堡垒 经典语句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