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草木》经典语录

时间:2017-07-18 编辑:weixiao 手机版

  我一直都错怪 是你带走了一切 其实一切本来就会离开 只有你如约而来。 无聊是对欲望的欲望。 我的孤独认识你的孤独。

  ——汪曾祺《人间草木》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它们很温暖,我注视它们很多很多日子了。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尽管长着碧叶。 你说我在做梦吗?人生如梦,我投入的却是真情。世界先爱了我,我不能不爱它。 只记花开不记人,你在花里,如花在风中。 那一年,花开得不是最好,可是还好,我遇到你;那一年,花开得好极了,好像专是为了你;那一年,花开得很迟,还好,有你;

  ——汪曾祺《人间草木》

  在黑白里温柔地爱彩色,在彩色里朝圣黑白。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曾经知已再无悔,已共春风何必哀。 虔诚地呼唤风。那一刻,人与天有种神秘又真诚的交流。 光才是现实世界,而树木不过是用来反映和折射光线的间隔物. 愿你自己有充分的忍耐去担当,有充分单纯的心去信仰。

  ——汪曾祺《人间草木》

  若我在临水照影里,想起你,若我在柳枝新绿前想起你,若我在一切无从说,说不好的美丽里想起你,我在那一切陶醉里,已非自醉,你可曾感受到,遥远的举杯致意。 逝去的从容逝去,重温的依然重温,在沧桑的枝叶间,折取一朵明媚,进岁月肌里,许它疼痛又甜蜜,许它流去又流回,改头换面千千万,我认取你一如初见。

  ——汪曾祺《人间草木》

  真的是很当心很当心,很不舍很不舍,一件衣服和人的陪伴,没有一件衣服可以穿到老,没有一个人可以好到尽头,有时候会很绝望地这么想,于是,在“愿得一人心,白头不相离。”这样的字句里,感动。 我能看到你,我们还在彼此俩俩注视,我们彼此好好的,这是何其温暖的事。

  ——汪曾祺《人间草木》

  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xx,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

  ——汪曾祺《人间草木》

  都说梨花像雪,其实苹果花才像雪。雪是厚重的,不是透明的。梨花像什么呢?——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

  ——汪曾祺《人间草木》

  人到极其无可奈何的时候,往往会生出这种比悲号更为沉痛的滑稽感。

  ——汪曾祺《人间草木》

  带着雨珠的缅桂花使我的心软软的,不是怀人,不是思乡。

  ——汪曾祺《人间草木》

  那一年,花开得不是最好,可是还好,我遇到你;那一年,花开得好极了,好像专是为了你;那一年,花开得很迟,还好,有你。

  ——汪曾祺《人间草木》

  西瓜以绳络悬于井中,下午剖食,一刀下去,咔有声,凉气四溢,连眼睛都是凉的。

  ——汪曾祺《人间草木》

  昆明的雨季是明亮的、丰满的、使人动情的。城春草木深,孟夏草木长。昆明的雨季,是浓绿的。草木的枝叶水分都到了饱和状态,显示出过分的,近于夸张的旺盛。

  ——汪曾祺《人间草木》

  我们这个民族,长期以来,生于忧患,已经很“皮实”了,对于任何猝然而来的灾难,都用一种“儒道互补”的精神对待之。这种“儒道互补”的真髓,即“不在乎”。这种“不在乎”精神,是永远征不服的。

  ——汪曾祺《人间草木》

  在黑白里温柔地爱彩色,在彩色里朝圣黑白。

  ——汪曾祺《人间草木》

  豆腐点得比较老的,为北豆腐。 点得较嫩的是南豆腐。再嫩即为豆腐脑。比豆腐脑稍老一点的,有北京的“老豆腐“和四川的豆花。比豆腐脑更嫩的是湖南的水豆腐。 豆腐压紧成型,是豆腐干。 卷在白布层中压成大张的薄片,是豆腐片。东北叫干豆腐。压得紧而且更薄的,南方叫百页或千张。 豆浆锅的表面凝结的一层薄皮撩起晾干,叫豆腐皮,或叫油皮,我的家乡则简单地叫做皮子。

  ——汪曾祺《人间草木》

  紫苏叶子上的红色呵,暑假快过去了。

  ——汪曾祺《人间草木》

  我觉得一个现代化的,充满人情味的家庭,首先必须做到“没大没小”。父母叫人敬畏,儿女“笔管条直”最没有意思。 儿女是属于他们自己的。他们的现在,和他们的未来,都应由他们自己来设计。一个想用自己理想的模式塑造自己的孩子的父亲是愚蠢的,而且,可恶!另外作为一个父亲,应该尽量保持一点童心。

  ——汪曾祺《人间草木》

  沈先生谈及的这些人有共同特点。一是都对工作、对学问热爱到了痴迷的程度;二是为人天真到像一个孩子,对生活充满兴趣,不管在什么环境下永远不消沉沮丧,无机心,少俗虑。 闻多素心人,乐与数晨夕

  ——汪曾祺《人间草木》

  四川女孩子做事往往很洒脱,想咋个就咋个,不像北方女孩子有那么多考虑。

  ——汪曾祺《人间草木》

  缅桂盛开的时候,房东和她的一个养女,搭了梯子上去摘,每天要摘下来好些,拿到花市上去卖。她大概是怕房客们乱摘她的花,时常给各家送去一些。有时送来一个七寸盘子,里面摆得满满的缅桂花!带着雨珠的缅桂花使我的心软软的,不是怀人,不是思乡。

  ——汪曾祺《人间草木》

  怎么可能杀羊一滴血都没有…是我没见过世面还是该死的夸张啊?

  ——汪曾祺《人间草木》

  宋朝的蒙古人喝的大概是武松喝的那种煮酒,不会是白酒——蒸馏酒。白酒是元朝的时候才从阿拉伯传进来的。

  ——汪曾祺《人间草木》

  为什么现在会有点不能忍受文学作品的夸张?不过明明是随感杂谈就不能真诚一点吗?果然是会抱怨别人身上自己的恶习啊…

  ——汪曾祺《人间草木》




更多热门文章推荐:

1.回家的心情经典语录

2.回家的心情的语录

3.2016好心情语录【集锦】

4.周末心情语录

5.2016经典心情语录精选

6.人生哲理心情语录

《人间草木》经典语录相关推荐